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zwm-84的博客

正视过去 立足现在 面向未来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转:百舸争流千帆竞 默默无闻总关情  

2014-08-06 16:44:38|  分类: 我的战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转载自 落水洞的春天 

“朱效悯”爱心团队其人其事及其他

——留夏



图片


偶尔我们也会感到坚持的不易和艰辛,一路走来褒贬不一,微词颇多,几多酸楚,感叹唏嘘,但我们却一直相守,没想过要放弃。难以舍弃心中对英雄的敬仰,难以模糊对抛头颅洒热血的烈士的深刻印记,难以泯灭对人性良知的呼唤。因此,不管遇到多少的阻碍,也无论面临怎样的结局我们也将一如既往,直到最后。或许这就是朱效悯这群热心人给社会最有力的箴言。而实际上没有人让他们那样去辛苦遭逢,但正如他们所说:“我们把这样的事一直做到今天,就连我们本身也会惊诧不已,不要说我们已经做了很多,其实我们只是用一颗平凡的心,来做一种常人也能做到的事情,我们和别人的区别,也仅仅是我们在做,而别人却忽视啦他的重要意义。于是,我们才被自己和他人所感动,这就成了我们坚持不懈的原由”。我想,这也是朱效悯及其他爱心人士淳朴至真的心底感触。

步入新的世纪,当我们挥手向那些快要忘却的记忆告别的瞬间,却有这样一群人把她变得更加深邃和难忘。那场让整整一代人激荡心怀的战争,使我们在多年之后从心中感动着无悔青春的魅力。再后来我们当中的很多人好像变得有些麻木,究其原因我们却无从说起,同很多人一样,对此我们难以评头论足,只好于蓦然回首间把这些人和事从头说起,所谓清者自清,浊者自浊,希望我们能体会这份操守带出的一丝真挚,留给这个社会应有的思索。

老山,一个英雄的名字,老兵,一个永恒的话题,他们或许深入人心,或许也只是偶然于心间作片刻的停留。但无论怎样,对于亲历者来讲那便成为永不消逝的记忆。所以老兵们总是“梦里寻他千百度,始终如一常深情”,在这辈子的所有深刻中,还有什么比起那场战争给他们的震动更加的剧烈。因此老兵不管岁月怎样的匆匆而过,他们对这片战斗过的土地总是深情向往,默默关切。无论天南海北,他们总是一呼百应,形成一股强烈的热流,汇聚成一片倾情的关注,梦绕魂牵,他们总在自觉或不自觉间奔向昔日的战场。当很多人慕名而来,这座青山怀抱着的秀美小城就显得有些难以适从,在凌乱中想寻求一种真诚的约定,由谁来担当这份责任呢?一次偶然的机缘,与朱效悯相关的这个群体让回访的人们深深地震颤心头,从此他和他身边的人就成了老山与老兵联系的一种纽带,成了各地拜访英雄边城麻栗坡的人们所信赖的忠诚向导,他们便不假思索地扮演好这样的角色。在老兵和老山的情缘中飞针走线,在南来北往的过客中往来穿梭,向他们介绍着英雄的事迹,或是陪着烈士的亲属,一次次潸然泪下,要么陪着慕名而来的人们,用难以计数的深深鞠躬表达着对烈士的哀思,然而他们的情感并没有因为频繁的参与而产生半点的消退,而是越发的深重与凝愁,爱英雄也爱那些向往英雄的人们始终成其为他们不变信念,无悔的追求!

朱效悯,瘦削的面颊下透射出勇毅和坚定的思想,矍铄的眼眸里跳跃着智慧的火花,原先的满头黑发随着长时间的劳碌奔波,而今也被薄霜浸染,早生华发。他个头不高,但总给人精明干练的映象。这次是他的团队领着我们到麻栗坡天保口岸,到老山诸高地要塞去探访战争的印痕,去感受硝烟浓烈的牵挂。他一路上诉说着那段留在记忆深处的战斗场面,那些逝去的光辉岁月就在我们的心中热烈地滚动,仿佛耳畔响起的不再是虫鸣鸟啼,而是英烈们在山峦间奋勇杀敌时嘶声竭力的呐喊,同行的人就情不自禁地受着感染悲动。远山静默,流水潺潺,心绪难平的我们不得不重新打量眼前的这位质朴而率真的中年男子。是他也只有他让我们于往来奔忙的人群中找寻到善良、本真,淳朴,仁厚的边塞情感,顷刻间我们被身边这位边陲县城的相馆老板所折服,向他投去钦佩的目光。

712日,我们又相约到烈士陵园扫墓,他带着大家忙前忙后,照相留念,各项事务在他的安排下显得有条不紊,有序展开。全园960冢烈士的墓前肯定都留下过他的足迹。当我问及赵占英烈士的墓在哪,他毫不思索地指出来,你顺着这道梯子往下,左边数起第三排第六冢。果不其然,按着他的指点,我来到赵占英烈士的墓前点燃一支香烟,庄重地放在墓前。再问陈文录的,也同样如此,他依然记得那样一点不含糊。别人都叫他老朱,我肃然起敬地叫一声朱大哥,只见他微露出憨厚的笑容。吊唁结束,一点半钟他邀约大家到一个农家饭庄用餐。一同前往的人满满两桌子,快要散席时,他的妻子冯琼悄然离席,把账给结了。因为事前说好是AA制,出得门来,大家问他每人摊多少。他却毫不迟疑的说:“你们的心中装着麻栗坡这个被英雄的鲜血浇灌的城市,就是我们最欣慰,最快乐的事。虽说老朱我平日里也囊中羞涩,但明天你们就要离开,这顿饭算我头山,你们别再争执,我的地盘我做主。”由于深知他的秉性,我们只好哑然。但坚持让他的妻子拿出发票来看,两桌人一共花去600多元,我们再次猛的被怔住,敬慕于眼前的他。我们想,这样的人,出在麻栗坡那是那是麻栗坡之大幸,老兵之大幸,烈士之大幸,更是南来北往寄掉哀思的人们之大幸!这样的人,如果还有谁想说什么钓名沽誉的蜚语,如果还有谁对他今天和以前的作为想说点咿咿呀呀的人,请你们以后来找我刘某,我要仗义执言,毫不相让,非得与你争个高低输赢,唇枪舌战,撕破老脸而后快......

阿琼,老朱的妻子,咋一看小鸟依人,玲珑剔透,内外通秀,气质极佳,这般形象,外人看来,她似乎与老朱的大义之举毫不相关,但我们可以肯定的告诉你,“每一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有一个不平凡的女人”这话用在她的身上,那是再好不过的描述。这么多年老朱所做的一切大多仰仗她的默默关怀,全力以赴的支持,对于阿琼所做的一切我们只能用巾帼不让须眉来认可。

亚玲,据说“亚玲”这名字是临战前、一个老兵觉得她的原名叫着不顺口,而给她另外取的,那时她还小,如今对这个名字她有着深厚真挚的感情。她是个极为称职的女教师,同为这个群体中的一员,她热情大方,举止得体,侃侃而谈,性情亢爽,活泼开朗,好像那些生活中的不幸遭遇根本影响不了她天生的热心肠。作为女性的她,丝毫没有减退那份热诚的向往,总想给烈士和他的亲人们一分沉甸甸的清爽。因此,不管光景过得怎样凄惶,他总像老山上的毛竹那样蓬勃生长,不畏艰难。陪着烈士的亲人寻烈士,接待各种层次不等的扫墓团体她始终忙前忙后,丝毫没有懈怠或者撒手不管。自我们进入麻栗坡境内她就全程陪同,直到收场,一路上她为我们唱响属于那个时代的赞歌 “望星空”还有“十五的月亮……”,让我们体会出那个年代的温婉,感受到青春的震撼!

清香,私营企业的女老板,为了满足我们一睹英雄事迹的愿望,主动放手刚刚起步的公司业务,用车载着我们一路前行,跟随我们穿越千山万壑、走过坎坎坷坷。她精明练达,为人爽朗,待人坦诚,一股热情蓬勃向上,常让我们在忧郁和伤感的情绪里获得一份慰藉,给沉重的思想带来欢乐的翅膀。真是人如其名:“赠人玫瑰,手留余香”。

孝文,憨厚朴实,沉默寡言,但从他宽大丰满的额头,忙忙碌碌的身影,我们能找到那滋润心田的坦白真诚。陪着我们来到烈士陵园他始终保持着静默,用一种该有的默然让我们每一个人跟着他保持着安静,为那些在战斗中献出生命的烈士们默默祈祷。

a 葵,麻栗坡县交通局的一位普通员工,她照样同其他上班族一样,风雨兼程,忙碌于工作的枝末细节。不过她终究是有些与众不同,能在做好工作的同时,承担起另一种责任。她犹如南疆红土地上的木棉花悄然绽放于最高的枝头,把那种如霞似火的灿烂倾泻在来访者的身上,全新的服务理念超越我们的想象。我想这都归结为她那个作为军人的丈夫的崇高标榜,为她塑造了完美的形象。

阿梅,高挑的个儿俊俏的面庞,犹如亭亭玉立的硕荷,在平静的水面上舒展。她舒展的是一份责任和胆量,而绝非柔美的身姿。一个十分精致的女子,能够用自己的脚步,陪着我们一起走进葬有960个烈士忠魂的山岗,不得不让我们感慨万端。听说她的丈夫是个复员军人,我想他一定会为拥有这样的妻子而幸福难忘!

阿敏,“玉尔贝”矿泉水的一名员工,很可惜这次到麻栗坡没见上她,因为她恰好有事外出,对他的形象我无法描述,但我相信她一定像 “玉尔贝”一样的清澈明亮,一尘不染,给人以清新明快,沁人心脾的感觉。朱哥这样说: “崇拜英雄,敬仰烈士,服务老山,奉献爱心”是他们做好这件事的出发点和归属地。这样的情结,你有,我有,他有,全都有。他们这一拨人,就这样,总在“快乐中奉献,又在奉献中快乐”,如此反复,义无反顾,他们要一直坚持,无论他人怎样看待,关键是他们觉得这样做无悔于人生!无愧于烈士!

是的,“无悔于人生!”这是一种坦坦荡荡做人的完美理由;“无愧于烈士!”更是一段壮丽无比的宣言,她让我们领悟到朱效悯和他身边那群人的真诚无私、光明磊落。如果说麻栗坡是曾经的血与火铸就的英雄城市,是英烈们给她带来的殊荣,是活着的和已故的英雄们在为她祈福。那么,在今天日新月异的变化中,在城市建设规模不断攀高的同时,我们对像朱效悯一样的热心群体又该作出怎样的评判,去怎样肯定他们的价值呢?我真诚的希望那些奇形诡异的思想,能在纯正的烈焰中来一次真正的涅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